赛马集喜鹊沟都氏祖茔惊现“龙母碑” - 信息快递 - 都氏家祠

赛马集喜鹊沟都氏祖茔惊现“龙母碑”

点击数:382018-09-24 22:20:07 来源: 都氏家祠


赛马集喜鹊沟都氏祖茔惊现“龙母碑” 



       辽宁凤城赛马镇驻地往东约十华里的幸福村,位于两条山脉中间的一条狭长沟壑,沟口朝西北,三面环山,呈西北-东南走向,有山泉小溪发源东南侧山顶,流经山沟,汇入赛马河。此地因喜鹊多而闻名,俗称喜鹊沟。这里是山东牟平都氏先辈闯关东的重要居住地之一,有都家大坡(幸福村二组)、都家沟(幸福村三组)。古老的都氏祖坟茔地坐落在都家沟西坡半山腰。近日在辽东考察山东牟平都氏闯关东移民史,竟在这处莹地里发现了“龙母碑”。


   


喜鹊沟都氏祖茔“龙母碑”







       这块“龙母碑”已断成两截,石碑的材质硬度不高,加上多年的风化,石刻文字很难辨认。经曾任职大连市政府副秘书长的都本有先生仔细辨认,辨认出碑文的部分字型。这块石碑的正面,上部分刻有“万古流芳”。下部分竖刻三行字,右边是“大清国□□”,中间是“龙母碑”,左边是“道光八年三月初三立”等字样。碑石背面,上部分的文字是“川流不息”四个字,下部分的文字比较多,字型比较小,辨认出的文字连贯不起来,无法理清碑文内容。但可以辨认出“都佩德”、“都世法”、“高太”等部分字样。“都佩德”、“都世法”是都氏先祖的名讳,原以为这和莹地里的其他石碑一样,是一尊都氏先祖碑。但总觉得这块石碑行文的规制有些特殊,一时难以定论。回来后,我对照现场照片和现场文字辨认记录,进行了反复琢磨和仔细研究,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恍然大悟。随即与我的族叔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都兴智先生进行了讨论,确认这不是都氏先祖碑,是我们都氏先辈特意树立的“龙母碑”,是一尊年代比较久远、全国比较罕见的“龙母碑”。

       都氏先辈修“龙母坟”,树“龙母碑”,寓意深刻,意义非凡。

       在河北承德北部的一个山坳里,有一座神奇古老的寺庙,被称为中国北部山区第一寺。这座寺庙就是坐落在承德县头沟镇兴隆山村的敖龙寺。敖龙寺又称“李老爷庙”,是专为秃尾巴龙所建的寺庙。敖龙寺碑刻文字中有这样的记载:“当年造下旱蒸天,行走游龙显圣年,甘雨霖淋万物晴,值去庆念三月三”。



河北承德敖龙寺


       李老爷俗称秃尾巴老李、李龙爷、李龙王、秃尾巴龙。关于秃尾巴老李的故事,在各地有着多种版本。都氏祖居地山东牟平《文史资料》中就有专文讲述。辽宁瓦房店阎店乡都屯传说,龙母姓都,秃尾巴老李是都家外甥。
       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大意是:山东有户李姓人家,妻子怀上龙胎,农历三月初三临盆分娩,却因为龙胎特异,不能走红门,只能撞破母体,因此小黑龙降生之后,他娘就死了。小黑龙的父亲因痛失爱妻,将黑龙的尾巴铲断,小黑龙负痛飞到了黑龙江。小黑龙因为出生在李姓人家,人们便尊称他为“秃尾巴老李”。秃尾巴老李,侠肝义胆,神通广大,充当了河神和雨神的角色,一直深受世人的崇敬和爱戴。同时他还是个孝子,忘不了母亲生育之恩,所以每年三月初三都会准时给他的母亲上坟,这就有了“龙母坟”和“龙母碑”之说。

       在东北各地,至今流传秃尾巴老李感激山东人,报答龙母都家人的传说。据说乘船过江,船家准要问船上有没有山东人,没有山东人不开船。如果有,船家就一定让山东人做在船头或显眼的位子,这样准是风平浪静。如果你说是都家人,那更是既要免单,又要恭恭敬敬的了。而且只要有都姓人过江,船到江心,总有鱼在水中跳起,这是给龙母家人问好。




       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在我国民间有着深刻广泛的文化影响。他是正义的象征,是仁孝的化身,是广大民众战胜自然、战胜邪恶、祈求风调雨顺的精神寄托。我们现在可以查到各地关于秃尾巴老李的寺庙不少,但建有“龙母坟”和“龙母碑”的不多。近年来为打造旅游景点,时有在李龙庙的周边建“龙母坟”,树“龙母碑”的现象。但在老都家的莹地里,惊现“龙母坟”、“道光八年三月初三立”的“龙母碑”,实属古老而且罕见。

       都家祖坟莹地,出现“龙母坟”、“龙母碑”,就我们都氏家族本身来说,至少可以说明两点。一是,龙母姓都,秃尾巴老李是都家外甥之说由来已久。二是,都氏家族的历史文化底蕴深厚,都氏先人闯关东不仅有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而且更有顺时应势、战胜自然的智慧!





写在“龙母碑”发现之后(都书鹏)

       都书鹏,航空航天部司局级领导干部,无机硅酸盐材料专家,辽宁省墙体材料工业协会副会长。退休后任职辽宁省格林普建筑打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是“龙母碑”发现地嫡传长支人中的长子。本文征求意见时,都书鹏先生写下了以下文字:


       凤城市赛马集喜鹊沟“龙母碑”的发现,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它的意义已经远超厘清祖脉的本身,引出了更深的社会涵义。

       “秃尾巴老李”是流传北方的一个脍炙人口的传说。虽然故事的原貌众口版本不同,但是如同姜尚、关羽、玄奘的故事一样,都是人们把民间发生的故事上升到神的层面去传颂,以引起更广泛的共鸣。这无疑是引发人们对忠、诚、爱、善的推崇,提高人类文明质量的一个最朴素的方式。
       一个现代科学巨匠说过:物理学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
       可见,时至今天,用神学来解读社会现象仍然是人们认为一种最美妙的方式。
       “秃尾巴老李”“真善美”的凡间行为,被上升到济危扶困、普降甘霖的层面,既表现出人们祈盼风调雨顺、生活安宁的美好愿望,也是对所有有社会贡献人的褒奖。
       全国各地的“龙母碑”均是在“秃尾巴老李”的纪念地或寺庙发现。今天在“秃尾巴老李”母系“都氏家族”茔地发现了“龙母碑”,堪称奇迹。
       都氏母亲孕育出这样一个流芳百世的“秃尾巴老李”,是都氏家族的骄傲,她把都氏先贤的济世壮举浓缩在遗传密码里让后世人受益无穷。可见都氏传人的遗传密码中“勿以善小而不为,毋以恶小而为之”的箴言早已根深蒂固。
       都本有、都基贵、都基民、都业清、都业民诸位长辈不辞辛劳进行的发掘、整理和解读,值得都氏族人礼敬。
       作为“龙母碑”发现地嫡传长支人中的长子,我为这一发现而鼓舞。但同时也深感对都氏家族文明发扬的责任重大。相信都氏族人定会继承先贤的美德,在新的时代谱写更辉煌的文明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