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丹东凤城赛马集 - 实地探访 - 都氏家祠

实地探访丹东凤城赛马集

点击数:852018-09-23 17:45:11 来源: 都氏家祠



实地探访丹东凤城赛马集





       赛马集,喜鹊沟,美丽的名字,神秘的面纱。

       在编修《都氏族谱》的过程中,发现有多个都氏分支提及赛马集这个地名。北京中建都兴民先生提供的都氏九世祖丕显公支系,居住在赛马集喜鹊沟。辽宁抚顺新宾红庙子乡五道沟都氏七世祖呈功支系,祖上曾在赛马集喜鹊沟居住多年。辽宁丹东宽甸灌水镇欢水洞都氏,传说来自赛马集喜鹊沟。另外,吉林集安下活龙盖都氏是从赛马集四方粒子南沟迁出的。丹东凤城电业局都业民先生提供,祖上祖居地为赛马集石灰窖子……
       近日,应丹东凤城电业局都业民先生的邀请,本人有幸与蒙古族杰出资深法学专家、大连内蒙古商会名誉会长都本有先生一起,实地探访了都氏祖辈闯关东的重要一站——赛马集。一同前来赛马集寻根的还有来自宽甸的都基贵、都业清、都业恒先生,因为他们听说,他们宽甸县灌水镇欢水洞都家沟都氏是从赛马集迁出的。

       赛马集,即辽宁省丹东凤城市赛马镇驻地。原地名为萨马吉堡,位于清朝的柳条边上,后来清朝开放柳条边,这里便成了市集。赛马集与本溪接壤,由于历史上曾经属于本溪辖区,所以有资料称为本溪赛马集。据调查,赛马集是山东牟平都氏闯关东的原始祖居地之一,这里至今居住着一些都姓人家。赛马集东约十华里有个喜鹊沟,因喜鹊多而闻名,是两条山脉中间的狭长沟壑,三面环山,呈西北——东南走向,有山泉小溪发源东南侧山顶,流经山沟,汇入赛马河。山沟尽头为幸福村二组南侧的都家大坡,大坡为山脉的北坡,现居户只有一家姓都,户主都本杰。都本杰与儿子都兴军都曾担任幸福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山沟中部沟壑东岸为幸福村三组都家沟,现居户只有两家姓都,都业茂和都业发兄弟两家。




      在喜鹊沟幸福二组,我们拜访了已至耄耋之年的都本杰老人。据老人介绍,喜鹊沟在过去是赛马集都姓人的一个主要居住点。最初是哪位先祖来这里的,不清楚。因为都姓人一直很认亲,这里曾居住过多支都姓人,都家祖坟地就有四五处。他们家的祖坟位于都家大坡对面北侧小溪的北岸,背北山面南水,曾经有雕刻龙凤的石柱子,但没有看到祖碑。家谱挂堂记载的最早先祖为九世祖丕显,到十二世“元”字辈开始外迁,目前只剩下他们一家。后来他的两个儿子也搬到了镇上,小儿子工作在天津。其他几支搬走的时间都很早,只是听前辈讲过,自己没有记忆,全都搬走了,只有都业茂他们兄弟还住在这里。




      来赛马集之前,祖上来自宽甸欢水洞都家沟的大连都书鹏先生曾联系过我,介绍赛马集喜鹊沟有位都业茂,他知道喜鹊沟都氏祖茔以及都氏祖碑的情况,为此我们通过都兴军先生找到了幸福村三组的都业茂。这位憨厚朴实的都家人,边介绍情况,边领我们前往都氏祖坟。据都业茂介绍,他们这支都姓人他只记得他爷爷这一家,其他早都搬走了,只听说有的迁往宽甸方向,其他迁到哪里并不清楚。他们的祖坟有祖碑,文革时期砸毁严重,甚至被当时的生产队砌墙了。后来他将这些残碑断碑收集起来,用牛车拉回来,又一块快搬到了坟地。

       祖坟茔地位于幸福村三组都家沟西坡半山腰上,途经都业茂弟弟家的墙院,从院子西墙攀爬上山。这里已经没有通往祖坟茔地的路了,爬过山坡上的一块玉米地,穿过缓坡上的一片衫松林,再跨过一条沟坎,就看到了茂密树林中的祖坟茔地。这处莹地坐北朝南可以看到有四座坟,一坟在上,往下两米分列左右两座坟,再往下右侧还有一处。据都业茂介绍,周边还有一些祖坟,只是从这里看不到。从坟茔布局上看,这一茔地葬有老少三代人。最上面一座坟的坟前有一个比较大的带有槽口的碑座,旁边是已经破碎成多块的碑石。我们只能从较大的一块碑石上辨认出“之墓”的字样,其他无法辨认,因此也无法确定墓主人是哪一位先辈。下面的莹地中有一块比较小的石碑,外型完整,没有破碎,文字不多。经反复辨认,上部分刻有“千古”两字,右边竖刻“□□都□宽”,中间竖刻 “□□公都世□”,左边竖刻“道光一八年八月□立”。这块祖碑应该是都氏“世”字辈先人的墓碑。在这块祖坟莹地里,有一座坟的坟前也有带有槽口的碑座,旁边的这块石碑断成两截。我们将石碑平铺对接,然后用清水和刷子在石碑上反复清刷,仔细辨认。这块碑石的材质硬度不高,碑文篆刻也不是那么规范,再加上多少年的风化,石碑上的文字基本模糊不清。经过两个小时的反复清刷和反复辨认,只能辨认出碑文的部分字型。这块石碑正面辨认出“万古流芳”、“大清国”、“龙母碑”、“道光八年三月初三立”等字样。碑石背面,上部分的文字是“川流不息”,下部分的文字比较多,字型比较小,辨认出的文字连贯不起来,无法理清碑文内容。但可以辨认出“都佩德”、“都世法”、“高太”等字样。这块石碑行文规制有些特殊,碑的正面标明“龙母碑”,碑的背面小字碑文中才有都氏先辈的名讳。难道这是为哪位都氏老母单独立的碑?其他祖坟没有发现石碑。从以上三尊石碑辨认出的文字来看,可以确定这块老都家的祖坟茔地,应该是“思”字辈、“丕”字辈、“世”字辈的三代坟茔。道光一八年(1838年)以前,也就是二百多年前,都氏八世祖“思”字辈、九世祖“佩(丕)”字辈、十世祖“世”字辈的先人,就生活在这里。




      回到都业茂家,都业茂请出了逢年过节供奉的家谱世系挂堂。经对照,上面记载的先祖名讳,“悦”字辈以上与宽甸欢水洞家谱世系挂堂上的记载一致。这一发现可以确定,宽甸欢水洞都家沟的都氏“悦”字辈以上的祖辈确实是生活在赛马集喜鹊沟。挂堂上记有九世祖“都丕德”的名讳,祖坟墓碑上刻有“都佩德”的名讳(在都氏族谱中,丕和佩,同一个辈字的两种通用写法。)这再次可以确定,这处莹地就是本支都氏祖坟茔地。宽甸欢水洞都家人找到了自己二百多年前的祖坟莹地,找到了祖上来自赛马集喜鹊沟依据。这让宽甸前来寻根的都基贵、都业清、都业恒三位家人感到十分欣慰,不虚此行。




       离开喜鹊沟,我与都本有爷爷(辈份高,人不老)来到赛马镇驻地拜见了都业民的父亲都吉阳先生。老先生将近九十岁,参加过抗日战争,曾任职凤城医院院长。2015年获得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一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关于本支都氏的渊源,都业民先生已经从父亲那里了解到很多情况,并以书面材料提供给我。




       赛马集的实地考察,使我们对散居东北各地的都氏一族历史上的迁徙路线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丹东宽甸灌水镇欢水洞都家沟都氏,家谱世系挂堂上记载最早的先祖为都氏六世祖都乔公,七世祖都呈思,八世祖都思申、都思文、都思公,这与赛马集喜鹊沟都业茂保存的家谱世系挂堂上的记载完全一致。山东牟平都氏家祠世系挂堂上记有六世祖“都乔”的名讳,据此认定,本支都氏是七世祖“呈”字辈或八世祖“思”字辈的先人从山东老家赴北,来到赛马集。从都业茂保存的家谱世系挂堂上分析,本支都氏应该在“悦”字辈从赛马集喜鹊沟迁到宽甸。从石碑资料考证,应该是在道光一八年(1838年)之后迁到宽甸。
       辽宁抚顺新宾县红庙子乡五道沟都氏,祖上曾在赛马集喜鹊沟居住多年。家谱世系挂堂上记载最早的先祖为都氏七世祖“呈功”,而不是“呈思”,八世祖都思文、九世祖都丕礼,与都乔支都氏有一致的先祖名讳。这两支都氏是否同支,还需要其他资料的佐证。
       北京中建都兴民的父亲都本元,上世纪五十年代从喜鹊沟都家大坡(幸福村二组)迁往黑龙江鸡西。都本元和目前仍然居住在都家大坡的都本杰老人是亲哥俩。这支都氏,辈份较高。家谱世系挂堂上记载最早的先祖为都氏九世祖都丕显,与都乔支都氏查不到联系。本支都氏来喜鹊沟之前,可能居住在大连庄河,待大连庄河都氏家族家谱世系调查汇总之后,有可能理顺出本支都氏的世系脉络。
       祖居地赛马集石灰窖子(现称赛马村三组)的都业民这支都氏,辈份高低与都乔支基本齐平,家谱世系挂堂“悦”字辈以上无从查考。根据父亲都吉阳介绍的情况来看,与都乔支应属同支。
       吉林辑安下活龙盖(现吉林省通化市集安麻线乡下活龙村)都氏,其后裔都本德于民国二十年修谱记载:本支都氏属于山东牟平都氏西支一分支,七世祖都呈京自山东牟平赴北,居辽宁省岫岩县,子都思深公从岫岩迁至本溪赛马集四方粒子南沟,历一百余年。十一世祖都悦荣于光绪九年(1883年)迁居吉林辑安县下活龙盖。
      凤城赛马集,是都氏家族在辽东的一个重要居住地。此次寻访考察,进一步完善了山东牟平都氏先辈闯关东的历史。都氏家族自强不息的精神得到再次印证。




       附记:
       实地探访丹东凤城赛马集,得到了都氏家人的大力支持和积极配合,同时深刻体会到都氏家族的血脉亲情和敬祖情感。
       凤城都业民亲自驾车一百多公里,带我与都本有爷爷从凤城来到赛马集,与从宽甸赶来的都基贵、都业清、都业恒等诸位,还有赛马集当地的都兴军先生,会合于具有地域标志的赛马广场。大家虽然未曾谋面,但是相互之间的交流是那样的亲切,一看都是(都氏)一家人,大家在广场前矗立的“赛马集”石刻前合影留念。
       都基贵先生曾担任宽甸县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局长,2008年7月与儿子都业涛、孙女都莹到山东牟平都氏家祠寻根祭祖,回家后整理了本支都氏家谱发给我。基贵大哥如今已有八十,但身体还是那样硬朗,精神还是那么饱满,对家族事务更加热心了。这次听说我们来赛马集寻访,特从近八十公里外的宽甸打车,与同样具有敬祖情感、重视和关心家族事务的族侄都业清、都业恒一块赶来。在前往喜鹊沟都氏祖坟莹地的路上,八十岁的人与我们一起攀墙爬山,让在场的家人无不动容。
在辨识石碑文字的过程中,从大连来的都本有爷爷,一位厅局级干部,蹲下腰来,双膝跪地,手捧碑座槽口里的积水,在碑石上反复拭擦,俨然一位考古专家。坟茔考证持续到下午两点多,每辨认出一个字,大家都感到十分高兴,午饭早已忘在了脑后。考证结束,都业恒从山间采来一捧鲜花摆放在坟前,大家按照辈份依次排列,面向墓地叩首跪拜。
       此次实地探访赛马集,我要感谢丹东凤城电业局的都业民先生。没有业民先生的邀请和驾车引路,就没有这次的探访活动,也不可能现场了解到如此丰富的家族信息。都业民,耿直仗义的东北汉子,多次参加家族活动,广泛联络都氏家人,在辽东区域成为了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都氏家族联络员。我还要感谢已卸任大连市政府副秘书长的都本有爷爷。2007年,时任大连市政法委副书记的本有爷参加了全国都氏家族寻根祭祖活动,之后对家族活动给予了极大地关心和支持。无论是家族活动的发展方向,还是家族活动的具体事宜,总能提出具有一定高度的建设性意见。此次探访能与本有爷同行,是我的荣幸。在对祖碑的考证时,本有爷那份一丝不苟的精神,那份本着对历史、对族人负责的态度,让我更加感到敬佩。最后我要对赛马集的都兴军先生道一声感谢。兴军先生在当地是一名企业家,在本次考察中,引路找人,招待吃饭,派车送客,忙里忙外,体现了都家人特有的热心和亲情。幸福村三组的都业茂,那憨厚朴实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守护着先祖墓地,将祖碑碎块一块快搬回祖坟莹地,每年坚持为先人烧纸进香,本支都姓人都应该感谢他。


赛马集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