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山东青岛 都卫东) - 桑梓情深 - 都氏家祠

回归(山东青岛 都卫东)

点击数:7182013-09-09 12:31:22 来源: 都氏家祠


回归

山东青岛  都卫东



  昨夜,马奶酒在体内到处散发着热量,四处灌风的蒙古包成了最温馨的家园。几回回梦里回草原,当梦成现实的时候,如游子回家般的安逸。归宿,心的归宿,就是心要美美地睡上一觉。

  曾几何时,我的心便被先祖呼唤着,酝酿许久,几经反复,先是约好的车友未能成行,接着我的司机朋友赵哥又突然生病,但我依然感知着先祖的召唤,终于,我在蛇年初三踏上归途,尽管这一行尽是妇女儿童。

  从归途的开始,我的心便坚定地认为先祖的佑护定会令我一路平安、一路顺利。果然,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险关之后,依计划顺利地来到鄂尔多斯,车停在风景区的门口,我的心紧了起来,面对先祖我要怎样?一路走入,面色凝重,景区做得很地道,散落在草原上的蒙古大军是生铁铸就,颇有气势,仿佛充耳是大军过处的隆隆车轮声。

  直到真正地踏入成陵,一抹夕阳映红了九十九级台阶上的三座头盔式建筑,我扑通跪倒在先祖面前,身心俱净,只念着一句话:

  我来了!

  泪水便扑漱漱流了下来,

  良久,回过神来,重重地踏入成陵主殿,金碧辉煌的立柱与穹顶下,先祖成吉思汗的一尊汉 白玉石像是那样高贵净雅,我再次跪倒,这是被先祖神威所慑,我的血液沸腾起来,血中先祖的基因灵动起来。是啊,他给了我血脉,给了我强壮的体魄,给了我善良骁勇的性格,给了我博大的智慧,一切的一切,拜先祖所赐,一切的一切,亦将回归草原,一切的一切,先祖必定佑护与指引。

  沿左侧进入神殿,先祖的金身盘座于高台之上,神圣而庄严,或许其他人会觉得这位世界历史上最大国土与最广泛血统的缔造者的威严,而我感到的是慈父般的温暖。

  三次跪倒,三次泪涌脸颊,刹那间空灵起来,

  直觉得空气凝滞,

  心儿缓缓飞上去,

  慢慢融合,

  慢慢体会教化与关爱……

  待站起身来,我觉得先祖的神威附体般的强大。

  走向守陵人,一位高贵的蒙古中年汉子,向他诉说了远在山东的都家人,远离草原五百年的蒙古人,已全然没有了蒙古文化,蒙古语言,甚至模样的这群蒙古人。

  汉子默默地听着,默默地走向神坛,从先祖的金像前摘下一条湛蓝色的哈达,双手捧过来,我双手接过,围于颈上。这份祝福令我的头昂得更高,这是家族的荣耀,是都姓人的荣耀。

  我再一次跪下,为都氏家族祈祷:

  我们这群离开草原五百年的游子回归黄金家族了,祖先的神明,祖先的佑护将重新笼照于顶上!

  出来,夕阳红色正浓,温暖地洒在洁白的三层祭台上,金色的屋顶,蓝色的哈达,黄色的帷幔,泛出神圣的光华。

  又一次跪下,这一次,感悟的是草原的胸怀,是自然的力量。

  回到陵前,金色香炉与高耸的苏勒德在蓝色的天幕中格外耀目。

  又一次跪下,这一次是告别:先祖,我将离去,带着您的血脉与神佑,但终将回来,因为这是我灵魂的巢!

  最后一抹夕阳留在了敖包前神圣的白塔之上,留在了蓝色哈达包裹着的金色神柱上,我往敖包上添了一块石子,绕行三周。

  旁边两颗大树上,喜鹊成群地栖在枝头,不鸣不噪,旁边草地上,一群麻雀见人不惊,这一幕,我知是圣明所致,我知我已沐浴其中。

  夜晚,放飞了一只橘色的孔明灯,看着它冉冉升入夜空,我默默地祈祷,愿先祖能听得到我的心声,愿它能将我的一缕心绪带去遥远的先祖,守护着……

  蒙古包里,一曲悠扬的蒙古歌《鸿雁》令我的心儿醉了,一杯浓烈的马奶酒让我的身儿醉了……

  翌日,天刚蒙蒙亮,一行人准备上车南下,望着晨霭中的成陵,山岗上头盔似的剪影轮廓分明,我定定地看过,一转身,急驶而去。

  一路无语,离开内蒙进入陕西。再一会儿,将至榆林,我的心突然咯噔一下——那条神赐的哈达忘在了蒙古包!片刻的迟疑,调头,北上,重回成陵,往返二百余公里,取回了这条珍贵的哈达。这一路归途,它始终飘荡在我眼前的风挡之上,我知这一缕湛蓝导引着先祖的灵光,我也将自己的精神附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