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们姓“都”的人 (吉林长春 都亚君) - 桑梓情深 - 都氏家祠

说说我们姓“都”的人 (吉林长春 都亚君)

点击数:6552013-09-05 22:30:08 来源: 《华夏都氏寻根录》第一辑


说说我们姓“都”的人


吉林长春   都亚君


  07年的仲夏,我前往北京,看望在那里工作的胞弟。晚饭过后,他打开电脑告诉我说:姐,给你看一段录像吧!我当时毫无准备地站在他身后,映入目中的是介绍我们自己姓氏历史及家族根系的电视片——《都氏家祠》。虽然听不懂祠堂守护人都基开老大哥那带有乡音的解说,但是我清楚地意识到,这就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听老人讲的我们都姓人的祖先起源于山东这个故事吧。由于那个时候年龄较小,听起来只当故事。因为村中的大部分人家祖上皆是闯关东过来的。

  我的出生地是吉林省农安县的烧锅屯。屯中有都、杨、于、武四大家族,其他姓氏不多。据父亲那辈人讲,在他们小的时候,除了这四大家族之外的姓氏皆是在解放初期从别的村屯因儿女联姻而迁移过来的。“都”姓在烧锅屯中是最有威望、最有地位的姓氏。因为“都”姓人耿直、豪爽、豁达、执着,在这方圆几十里“都”家是很有名的。记得小姑姑跟我说过,她结婚的当晚小姑夫美滋滋地告诉她,自己连做梦都没想到能娶到“都”家的闺女。二姑五岁那年就被本屯的武姓家族给自己刚出生的儿子定下了婚约。虽然在当时是娃娃亲,但在他们长大之后也没有象电影里演的那样破除封建制度,争取婚姻自由。而是在双方父母和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喜结连理。六爷家的玉清姑姑因为从小就心灵手巧、相貌出众,在中学时期就有邻村的男同学追求,但被拒绝了。原因是我们“都”家的家教甚严,婚姻还是要父母点头应允啊!谁敢背着父母谈恋爱?玉清姑姑的这段没有开始就结束的爱情故事,是在我结婚之后才晓得的。那个曾经追过她的人是我婆家的那个村的支部书记,他一见到我就称赞姑姑当年在学校是如何的优秀------。我的心里喜之、美之、乐之。

  “都家的女子不愁嫁”,在烧锅屯亦是尽人皆知的。当然“都”家的男子也是不愁娶的。大哥在上高中的时候便有很多本村来提亲的了,那时母亲很明智,告诉提媒的人说,孩子太小,还要继续上学深造,不可能定亲的。直说得提媒的人叹息、嘬舌,然后絮絮叨叨地走出我家。这样的场面我依稀记得。堂哥也都个个的优秀,海子哥就是被他家隔壁的杨氏家族看好了,于是杨家便把女儿嫁给了海子哥做了媳妇。还有本村的生产队长也把女儿嫁给了海子哥的三弟,接着四哥又娶了本村的姑娘。

  说起“都”家在烧锅屯,远近皆知的事还有呢。自从1976年在全国人民声讨“四人帮”之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恢复了高考制度后,烧锅屯的“都”氏家族也迎来了有史以来的春天。先后考入高校的也数我们“都”家的人最多。后来就连进城打工在当地也是我们“都”家人开的先例。

  早在祖父那一代时候起,我们“都”家开过铁匠铺,养蜂场。那时的烧锅屯东段叫“都家炉”,直到土地改革农村走合作化道路,铁匠铺不得不充人民公社。后来逐渐地演变成了烧锅屯,但是上了年纪的人至今都还叫“都家炉”。

  若说养蜜蜂,现在还是大有人在。每次回家,我都会去二伯家走走。若在冬季去,就会看见在一间屋子里放着满满的蜂箱,还有冬眠的蜜蜂。若在夏季或春季去,只能把头蒙得严严实实往屋里跑。满院的蜂箱,数不清的蜜蜂在头顶飞来飞去的嗡嗡直叫。然后二伯和伯母就会笑着对我说:别跑,越跑它会越追你的。我心想:还是跑吧,万一被它蛰咬,就会面目全非!说起养蜂二伯就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上年纪了,赚钱不赚钱的不去算计了,贵在老有所好,生活中有事可做,就活得比较充实一些,说到最终这还是祖宗留下来的一门技术啊!哦!我顿悟了,他是个比较怀古恋旧的人啊!看到他满头的白发和那不减当年的倔强性格,我就想,难怪别人都说老“都”家的人都那样呀。都什么样啊?我从不为这样的评价而自卑或懊恼。因为我们“都”家的人,都是自食其力、自力更生的人,都是不贪不占、不做任何亏心事的人,都是一向以勤勤恳恳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为原则处世的人。因为我们的脉管里流淌着大汗祖先不屈的血液,所以“都”姓的人无论在哪里生存,都将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回到开篇话题,在胞弟处看过录象,我不惊异也不觉突然,虽然陌生但很熟悉,只觉得是心里所想和梦里所盼已来到了眼前。这就是我们的根源,这就是我们这个大家族的几百年来的所想所盼。都氏一家人,我们是一家人,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们都是一家人!

  胞弟在QQ里把我加进了“都氏家族高级群”,告诉我回长春找都晓梅,说她去过烟台老家,有关烟台老家的事情她知道的比较多。遗憾的是07年我的身体不太好,从北京回到长春之后我就因病情加重住院做了手术,也就没有了心情去与都晓梅联系。胞弟也因国庆节回烧锅屯看望年迈的父母,也没有去烟台祭祖探亲,此时我俩都深感遗憾!

  今年夏天,在晓梅的多次邀请下,我与从来未相见而又特别熟识的都晓梅相逢在她的办公室里。晓梅的盛情款待让我感到在这个城市里我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我有妹妹了-------。

  今年国庆节期间,弟弟携子飞往烟台老家拜祭祖先,了却了他心中期待已久的愿望。也许我命中注定了这一生就只有遗憾相伴吧,这一次我又因事没有去成!每天只好眼睁睁地望着电脑显示屏上的“都氏家族群”发呆。奇怪的很,在那几日竟然群里无一人在线。好不容易看见都晓梅上来了,我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欣喜若狂。没成想她还没等我问,就和我说再见,说有人让她出去正在催她呢。我当时那个气啊,言不由衷地说了句:哼,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呵呵,说来也快,回来之后我就给她打电话,她竟然生病了,而且得的是“集体发烧”病。北京的弟弟和长春的都豫妹妹也都在发烧,都豫妹妹都不能上班了。在群里见到他们各自报病的症状皆是一样,我便与他们开玩笑说:看吧,今后的一年里你们可都要“发烧”了。

  从烟台回来的都晓梅还是那么精神振奋、感慨万千,正象都豫妹妹所说,还是晓梅姐姐有战斗力!不服不行啊!是的,晓梅是我们都氏家族中的女中豪杰,说话办事雷厉风行,这一点令我非常钦佩。她告诉我:大姐,你就是没去啊!你要是去了都不想回来了。那才开心呢!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相聚,分别得恋恋不舍啊!祭祀祖先仪式的当日可隆重了,在家祠里有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都”姓后人前来跪拜先祖,那种心情真是无法形容。都回来这么多天了,我就是回不过神来,仿佛还在那种亲情的光环笼罩之中。晓梅边对我说边沉浸在幸福的状态里。而我却陷入了无限的遗憾里不能自拔---------。

  晓梅对我说,大姐你不是没去吗,我从烟台给你带来了我们都氏家祠的挂历,回家自己慢慢欣赏吧。我怎么能等到回家看呢,在她的办公室里,我迫不及待地展开挂历,映入我眼前的是一醒目的“都”字。这个字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就是这个“都”字,让我们漂泊多远都能找到根;就是这个“都”字,让我在童年时期就觉得自己的“与众不同”;就是这个“都”字,曾经让我这个都市里的外乡人感到孤单寂寞;就是这个“都”字,让我在茫茫人海孤独无助之际找到了那么多亲人!

  我坚信,就是这个“都”字,在不久的将来定会成就一大批社会各界的精英,因为我们是大汗的后代,因为我们有不屈的精神风貌,因为我们姓“都”。